原创文章
COMPANY NEWS
日月城娱乐_失落喧嚣“三线”土地上的孤独执着者
发布日期 : 2018-06-02编辑 : 日月城注册|日月城娱乐|日月城娱乐平台 浏览次数 :

                失落喧嚣“三线”土地上的孤独执着者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——致云马电器女孩

  一直以来有个让我魂牵梦绕的地方,那片土地上承载了我青春懵懂的情怀,旮旯处弥漫着许多航空人报国的梦想……。尽管那岁月已经远去,却依然是那么清晰,依然让人难以释怀。但尽管如此,我想此生不会再回去了,因为再回去,依旧是落泪。

  年前,朋友偶聚,说是有人回去了,萧条的厂里来了许多的“重庆人”到厂里买房避暑,有些活气了。那怕“一线生机”的诱惑,也决定前去一趟“老厂”。

  所谓“老厂”,就是原“三线建设”时期,在贵州安顺一个偏远山区建的云马飞机制造厂,提起“三线建设”,七零后已经知之甚少,更不用说八零、九零后了。那是上世纪60年代,祖国在中西部地区进行的一场以战备为指导思想的大规模国防、科技、工业和交通基本设施建设。“三线”的先驱者,多来自北京、上海、南京等大城市中的工人、干部、知识分子、解放军官兵的建设者。他们打起背包,跋山涉水,露宿风餐,肩挑背扛,用十几年的艰辛、血汗和生命,建立起的他们的家园和工作的地方。建厂初期,外来大量人口的涌入,带来了不同的区域文化,价值观念冲击了当地居民平静的生活;改变了当地经济发展极为落后的局面,带动了偏僻山区的文化进步。

  改革开放后,三线政策的改变,大部分工厂离开山区,搬迁到中心城市。十多年前,我们老厂也陆续搬迁到了安顺市城区中心,这个承载着两代人梦想的工厂也就此荒废了,人去楼空。过去的喧嚣不在了,我曾经的家园也成了废墟,曾经的柏油大路变得坑凹不平;曾经的球场杂草从生……

  清晨的细雨中,驱车进入一八0大门,看着眼前那斑剥的外墙壁、残破的老屋、空空的厂区、草木深处的自行车棚……。想起这里曾经的繁荣,禁不住心疼地落泪。经过学校来到了曾经工作的地方——厂部大楼,沿着厂区主道从“文化宫”步行去厂区大门,偶尔见几位操作川音极浓的老人在谈笑中散着步,厂区主道边上老梧桐叶经不住昨夜贵州冬风溺爱,散落满地,但仍挣扎着不思离去。一切还是那样让我感如此的凄凉。路过厂区医院门口,医院大门左侧曾是老年门球健身场,如今也是杂草从生,无法入内。

  正一筹莫展时,从废弃的原社区办公楼若隐若现传来古筝乐曲,让这清凉的早晨有了一丝的灵气。

  诧异间,取径进入去市场(原云马厂最热闹的地方)的小道上,在刚入口的道边有一卖电器小店,本无意购何物,奈何此情此境,谁会“高山流水”觅知音?好奇让我步入店中。

  一个一脸清纯的女孩在店里,见我入店,更或许是看了我的着装,操作一口流利的“云马话”向我打招呼。

  “叔叔,您需要点什么?”

  我点点头,淡淡地应了那女孩:“看看”

  女孩没有跟随我转和多余话语,只是静静的在打整着她的货。

  小店门面不大,是原来的社区办公楼改的,没有过分装修,似有原来的模样,但里面东西却不少,大件小件,生活百货应有尽有,摆放有序,错落有致,所有货物一尘不染,干净利落,正如店里的那女孩,没有许多商人的那份势利和我认为她那个年龄的应有的“惊艳”。

  店中正对面摆放整齐的是一排冰箱,看着眼熟的一款,是前几天前在商场中购的,花了我“1780”大洋,细对了一下品牌和型号,不错,正是。便随口问了句:

  这款冰箱多少钱?那女孩答了句“1650元”

  惊了一下,下意识回了句:能不能便宜点?

  “叔叔,我这里不议价,让利是最大的。”女孩没有多余的话,有北方人那种直爽。

  “质量保不?”

  “我和供货商订有合同,大件电器产品都有‘三包’保证,若售后需服务,我们是很专业和敬业的,质量绝对敢保证。”

  做事如此的干练,话语间不失真诚和做人的本质。我推断她是我们“三线人”子女。

  心里与她居然亲近了许多。虽无意要买什么,却问道:“你看利润少,这店生意应该很好吧!”

  “不好,一天卖不了几样东西,厂搬迁后就更不好了。”女孩话语间有些忧伤。

  “那为什么不随厂搬到市区去?”

  “在这里做了许多年了,许些顾客朋友的电器已经到保养期了,现还留在厂里都是老人,找个人维修或保养(什么的)也不方便;再说,厂附近村里的居民年轻人都外出务工了,留守家里的,多也是老人和孩子,要去市区购物路途较远,乘车安全、商品质量、价格是否公道、售后维护(什么的)有太多的不便,在这里候着,随时方便(他)她们一下。”女孩一脸的微笑,理由如此的平淡;却让我很震惊,一时没法用恰当语言去描述,这个女孩会如此博大的胸怀和细腻的情感。


上一篇:日月城娱乐_中国,我的祖国
下一篇:日月城娱乐_夜深的时候,不要给思念的人发信息